快盈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产品中心

你的位置:快盈 > 产品中心 > 长沙老人送2套房给外甥女,中风后要求女儿赡养,女儿:去告我吧

长沙老人送2套房给外甥女,中风后要求女儿赡养,女儿:去告我吧

发布日期:2022-07-14 11:58    点击次数:158

“他前几天在厕所里摔了一跤,花了好几个小时才爬起来。”

“他现在一个人住在出租房里,一日三餐都没着落,我们偶尔会给他送几顿饭,但也不可能天天送啊。”

“他有个女儿,是个有钱的大老板,在高档家具城开了好几家店,不知道为啥不管他。”

在湖南长沙的一所小区内,一大群人围着一位老人议论纷纷。

老人名叫刘志平,时年63岁。5年前,刘志平因突然中风而偏瘫,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,连走路都踉踉跄跄,说话也含糊不清。

面对热心善良的邻居,刘志平感恩戴德,双手微拱表示感谢。

想到自己日益衰老,饱受疾病困扰的身体,刘志平不禁声泪俱下,哭得撕心裂肺,令人颇为同情。

邻居们目送着刘志平一瘸一拐挪动离去的身影,忍不住感叹道:“真可怜,老了身边一个人也没有,女儿也不管,怎么会搞得这么惨!”

刘志平

按理说,子女对父母是有赡养义务的。而刘志平疾病缠身,几乎完全丧失自理能力,为何得不到家人子女的照顾?

若如邻居所言,刘志平女儿是条件富裕的大老板,那她完全可以请个人照顾父亲或将其送入专门的疗养机构,为何如今却不闻不问,任父亲自生自灭呢?

“不孝顺”的女儿

早年间,刘志平一直患有糖尿病,饮食上有诸多禁忌。

年龄渐长后,刘志平又因中风导致偏瘫,身体各项机能逐渐退化,只能依靠轮椅和拐杖行动。由于行动不便,刘志平不慎跌倒在厕所之中。因无人照顾,他只能耗费几个小时艰难地独自起身。

愣谁看,刘志平都是一个可怜兮兮、无依无靠、孤苦伶仃的独居老人。

现如今,刘志平没有存款与收入,只能住在破旧的出租房内,吃着白饭和咸菜。若非邻居时常接济与照料,刘志平早已不在人世。

眼看刘志平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,邻居们也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经常询问老人:为何女儿不来看他。

每当提及家人或者女儿,刘志平便会忍不住掩面痛苦,似有说不出的难言之隐。

据悉,刘志平的女儿名叫刘馨欣,时年35岁,是个年轻有为的公司大老板,在县城的大型家具城拥有多家店铺,身价可达千万。

然而,无论是平时生活,还是逢年过节,邻居从未见过刘馨欣露面。

刘志平和记者

起初,邻居们也曾为刘志平主动联系其女儿。

不过,头几通电话均被挂断,好不容易接通,对方只是冷冰冰丢下一句:“我工作很忙,现在没有时间回去,有空再说吧。”

然而,刘馨欣的“有空”仿佛永远没有尽头。刘志平与其邻居翘首企盼多年,仍未等到刘馨欣的主动探望。

无奈之下,邻居们只能慢慢地搀扶着刘志平来到女儿所在的家具城。

不料,一家门店的服务员将刘志平一行人堵在门外,不愿让其进店,并表示刘馨欣出差了,且平时鲜少来店里。

刘志平来到女儿的家具店

“这位是刘馨欣的父亲,能不能让他进去坐着等一会儿?”正在拍摄的记者出面为刘志平讲话。

“你们进来说吧,堵在门口会影响我们做生意的。”一位合伙人闻声而来,抬手示意让刘志平一行人进店。

“她是不是故意躲着不见我?她从小就这样,从来不管我是死是活。”

刘志平对着镜头,含糊不清地喃喃自语,神情里充满了无奈与哀伤。

风流成性的父亲

“你好,你是刘馨欣女士吗?你的父亲刘志平正坐在你的家具店里,方便过来看望一下或是跟他通个电话吗?”记者拨通了刘馨欣的电话。

刘馨欣时常被父亲或邻居的电话搞得烦不胜烦,语气莫名有些急躁。

“父亲?我没有父亲。那个所谓的父亲早就和我妈离婚,把我抛弃了。我是妈妈一手带大的,从来都没见过什么父亲。”

随后,刘馨欣又说:“现在外面骗子很多,你们小心被这个人骗了。”

短短几句话,所暗含的情绪却十分复杂,有愤怒,有怨恨,还有冷漠。

“你要不信,回来做一次亲子鉴定就知道了。况且他和你母亲结过婚,证件都还在。”记者无奈地说道。

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我还有事,先挂了。”

刘馨欣明显听出了记者的意思,却不愿正面回答,只一味回避,不想跟任何人提起那尘封已久的往事。

刘志平

很显然,刘馨欣明知道来找她的就是亲生父亲刘志平,也知道刘志平目前的生活贫穷艰难,可她为何百般逃避呢?

为了问清原因,邻居王军再次拨打了刘馨欣的电话。或许是先前认识,刘馨欣的说话态度也温和了些。

“馨欣啊,你爸爸现在的身体越来越差了,能不能照顾一下他?他很想见你啊!”

电话那头,刘馨欣出了好久的神,才缓缓说道:“这些年,你们只知道说我不孝,却不看看那个人都做了些什么。他把我妈和我赶出门后,就不管我们的死活了。就连过生日,我向他要钱买新衣服,他不但不给钱,反而把我臭骂了一顿。”

“其实你上学的学费都是你父亲给你出的,这些你都忘了吗?况且你们身上留着相同的血液,你有责任去赡养他。”王军继续劝说道。

“20多年前,我妈和他离婚。从那天起,他和我们家再无瓜葛。更何况是他抛妻弃子在先,现在就是自作自受。”

“馨欣啊,话说得有点难听啊,你到底是为什么这么恨你爸啊?”

刘馨欣的眉头突然紧缩,有些难以启齿,却还是硬着头皮道出了原因。

刘志平

“有一天,我在街上看到那个人搂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,还带她去商城买东西,花钱大手大脚的。那个时候,他和我妈还没离婚。”

说到这里,刘馨欣突然痛哭起来,为母亲和自己的过去表示心酸与委屈。

在整个电话交流过程中,刘馨欣都在用“那个人”和“他”来指代刘志平,可见对刘志平怀恨已久。

两套房产

在众人的再三追问下,刘志平终于将从前的事和盘托出。

原来,刘志平一向是个风流成性、喜欢玩弄女人情感的男人。就连在婚姻存续期间,刘志平也敢隔三差五带着陌生女人四处游玩。

刘馨欣的母亲得知后,多次与刘志平争吵,甚至气得不肯回家。而刘志平竟然堂而皇之地将小三领回家,光明正大地搞婚外情。

为了尚在读书的女儿着想,刘馨欣的母亲忍气吞声,还曾恳求刘志平回归家庭,如此她便不再追究那些丑事。

然而,刘志平表面佯装痛改前非,没过几天又原形毕露,再次和外面的女人幽会。

对此,刘馨欣的母亲忍无可忍,与刘志平大吵一架,又推桌椅又摔碗盆,将此事闹得沸沸扬扬。

最后,二人的婚姻在无尽的争吵中走向尽头。法院将刘馨欣判给母亲,而此时的刘馨欣正在读初中,多少对父母离婚的理由有所了解。

自此,刘馨欣与母亲相依为命,对父亲则是恨之入骨。

在刘馨欣看来,父亲婚内出轨,抛妻弃女,从未抚养过自己,那么自己当然也没有赡养的义务。

不论记者与邻居如何劝说,刘馨欣的态度坚决且冷漠,不愿再费口舌,只脱口而出:“你们要是不服气,就去法院告我,我按判决书上写的做。”

刘志平听后沉默良久,毕竟两人还是亲生父女,难道真的要走到对簿公堂的地步吗?

而后,刘志平的态度软了下来,不再无理取闹,而是近乎哀求地说道:“我不用你赡养了,只要你每个月给我3000元的生活费就可以。”

“我这难道是难民所吗?谁找我要钱,我都得无条件给?”刘馨欣轻嗤一声,冷漠地反驳道。

邻居

按照刘馨欣的经济条件来看,3000元的赡养费简直不值一提,那她为何拒绝得如此彻底呢?难道还在为当年父亲抛弃自己的事耿耿于怀?

随后,刘馨欣又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:“你不是把那两套房给外甥女了吗?让她养你啊。”

与此同时,刘志平又给众人提供了一个惊人的消息。原来,刘馨欣并非从未履行过赡养义务。

几年前,刘志平拥有两套房产,身体也还康健。

那时,刘馨欣已经结婚生子,事业有成,在母亲以及邻居的劝说下逐渐开始接纳父亲,也给父亲打过生活费。

然而,在经历一次房产风波后,父女俩好不容易修复的感情再次分崩离析。

死性不改

刘志平的两套房位于同一个小区,每间三四十平方米,总价值为12万元。中风前,刘志平一直住在其中一套房中。

刘志平中风后,身为女儿的刘馨欣从未来探望过,反倒是外甥女邓梅隔三差五前来照顾。

刘志平意识到女儿与自己积怨颇深,大概率不会供养自己的晚年生活,于是便将希望寄托在外甥女邓梅身上。

五年前,为了让外甥女继续赡养自己,刘志平将自己手中的两套房产全部过户给邓梅。而邓梅也多次表示自己愿意替刘志平养老送终,将他当成亲生父亲一般对待。

邓梅

谁承想,与邓梅共同生活才不到两年的时间,刘志平就直接被扫地出门。

现如今,房产没了,钱也没了,照顾自己的人也没了,刘志平只能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亲生女儿身上。

听闻此事后,邻居们情绪激昂,纷纷为刘志平打抱不平,并痛斥邓梅是个骗子。

众人认为,邓梅当初之所以对刘志平体贴入微,无微不至,就是为了贪图他的两套房产。而在房子到手后,邓梅便卸下伪装,过河拆桥。

站在刘馨欣的角度上来看,父亲将两套房产不给自己,反而过户给关系较远的外甥女,简直有失偏颇。

因此,刘馨欣逐渐心灰意冷,不愿再照顾刘志平的生活。

那么,刘志平与邻居口中的“邓梅”当真是一个自私自利、心如蛇蝎的骗子吗?

为了验证事实真相,记者找到邓梅家,对她进行采访,却意外又挖出了一个惊人的秘密。

原来,刘志平名下的两间房并非归他所有。其中一间是刘志平的弟弟刘志文的,另一间是刘志平母亲的。

母亲去世后,刘志平继承了母亲的房子。没过几年,刘志文也不幸离世,他的房子便被家族默认分给其余四个兄弟姐妹。

起初,邓梅见刘志平孑然一身,孤苦无依,便将其接到家中精心照料。

原以为叔叔会从此安分做人,专心养病。谁料,刘志平为人很不正经,即便中过风,身体虚弱,竟还能半夜三更带陌生女人回家。

而这些女人也不检点,逮着邓梅就破口大骂,认为她也是刘志平的情人。

对此,邻居们议论纷纷,邓梅也十分尴尬,只能与刘志平商量,让他暂时搬出去住。

而后,邓梅为刘志平租了一间房,并掏钱添补了热水器、空调、电冰箱等家具。

此外,邓梅还将刘志平过户给她的两间房均出租出去,而收取的租金则一分不留,全给刘志平当了生活费。

邓梅的婆婆

“他这一辈子都不检点,天天在外面跟情人鬼混,老婆孩子都不要他。邓梅对他多好,反倒惹了一身骚,天天被骂。”

在镜头面前,邓梅的婆婆拼命为儿媳鸣不平。连外人都看得出来,整个事情究竟孰是孰非。

经过几番激烈的争执后,刘家人决定卖掉房产,将属于刘志平的那一份钱给他。

与此同时,记者还联系到刘志平的前妻。前妻心胸宽广,对于以前的事均已释怀,并称愿意协商女儿与前夫之间的矛盾,让刘馨欣为刘志平养老送终。

其实,刘志平沦落到人人言弃、避之不及的地步,都是他咎由自取。

常言道,风水轮流转,刘志平年轻时对妻女所造成的伤害,晚年都报应到自己的头上了。

希望他能够痛定思痛,痛改前非,安安分分地度过晚年生活。



首页| 产品中心 | 服务项目 | 媒体报道 | 产品中心 | 新闻资讯 | 人才招聘 | 联系我们 |

Powered by 快盈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